浙江诸暨:以大数据服务矛盾“源头治理”

2020-11-21 11:27:27
“我们发现,店口镇在一周内发生两起交通事故,建议对诸店线店口镇路段的路灯亮化提升。”日前,浙江省诸暨市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以下简称“诸暨市矛调中心”)工作人员打电话给诸暨市交警大队,告知他们沟通矛盾调解过程中发现的道路交通安全隐患。

这是诸暨市矛盾调解工作的一个场景。近年来,诸暨市以“人力+科技”的方式,通过搭建前端感知、采集,到数据流转、分析,再整合线下矛调资源等方式,服务矛盾“源头治理”,成效显著。

寻根矛盾源头开展化解

矛盾信息采集,是分析研判的第一步。诸暨市矛调中心从搭建组织反馈机制、研发数据采集平台等方面入手,寻踪引发矛盾的“蛛丝马迹”。

7月21日,牌头镇居民齐某情绪激动来到诸暨市矛调中心。原来,今年6月,齐某骑着电动车与陈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人受伤,车被撞。当时交警判定,这起事故双方均有同等责任。齐某要求陈某赔偿,但联系不上陈某本人。接到这起矛盾纠纷后,调解员开展多方联系,在联系上陈某后,经过调解双方达成协议——陈某承担车损,并赔偿齐某5000元。

调解结束后,诸暨市矛调中心还要求一线矛调人员记录反馈调解事项,让下属14个行业的专调组织,每月一报所受理的调解案例,重点关注趋势性、阶段性高发的矛盾纠纷。

“如果一段时间内,某一类矛盾线索较为密集,我们会尽快联系主管部门,敦促他们处置,减少矛盾发生。”诸暨市矛调中心工作人员周昂成说。

整合呈现“数据服务”模式

诸暨市矛调中心统计显示,1月至10月,该中心因交通事故上门要求调解的纠纷约1760起,占到总量的14.7%。

“交通事故领域矛盾数量较多,因此将‘数据服务’模式率先应用于此领域。”诸暨市矛调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通过分析数据,排查出不少交通安全“隐患”。

根据数据信息,今年以来,诸暨市交警部门检查农村道路平交路口“一灯一带”建设360处,排查整治隐患472处,并围绕秋冬季面包车、摩托车以及行人交通事故防控开展专项整治,查获酒驾醉驾1371起。

除了通过分类矛调数据开展“源头治理”外,在诸暨市矛调中心,还有不少通过“人机协同”的数据服务窗口。

在诸暨市矛调中心记者看到,该中心24小时自助服务站,设置了自助违法办理机、互联网无人律所、公共法律服务人工智能自助机、诸暨矛调心理小天使等无人自助设备。

“这些自助设备上的服务项目,基于相关单位部门对市民‘高频需求’的精准掌握,其指导功能与服务功能,为他们提供便利与帮助。”诸暨市矛调中心工作人员说。

今年上半年,诸暨市矛调中心就发现有段时间受理失土农民的法律咨询服务的次数较多,便集中对工作人员开展培训,做好讲解沟通工作;今年10月份,该中心发现涉及物业纠纷同比上升较快,就又与建设局联系,商量如何强化物业调解委员会的工作效能。

多元协同 “共享治理”

诸暨作为“枫桥经验”的发源地,依靠和发动群众,永远是矛盾“源头治理”的法宝。

今年以来,诸暨市矛调中心通过线下宣讲、1963法润直播线上宣讲等多种方式,不断提升市民的“矛调意识”,并与其他部门结合,出台奖励机制,提升群众加入调解员队伍的热情。

“大家不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通过平台,反馈自己遇到的矛盾纠纷、咨询自己想了解的事,平台工作人员都会第一时间来解答。”诸暨市矛调中心讲解员孟柳霞说。

从今年起,诸暨市矛调中心每月整合内部工作、其他单位的数据,形成一份《诸暨市社会治理工作专报》,涵盖群众来信来访、政务热线、社会治安、法院诉讼等多家单位情况的数据,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研判,并针对近阶段高发的问题提出意见建议。

特别是针对数据的精准性,该中心还通过信息研判手段,开展重复信息筛查等,以数据精准化,进一步细化研判“矛盾风向”,搭建社会治理的“大智库”。

“下一步,我们将通过进一步完善数据反馈机制,与各专调委相关的单位部门联动,开展以数据为依据的矛盾源头治理,有针对性的疏通政府政策、政令各方面的难点堵点,实现新时代‘枫桥经验’‘矛盾不上交’。”诸暨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朱蕾说。(记者于子茹 杜萌颖 何银娣)